開房,其實可以更智能一點

發表時間:2019/12/17   來源:   作者:
[導讀] 隨著通訊技術、移動互聯網以及物聯網技術的逐漸成熟,酒店行業目前又迎來了一波智能化的浪潮。
摘要
酒店智能化迎來爆發期

沒什么會像五星級大酒店的起落一樣印證著北京的發展,當長安街貴族老去的時候,亮馬橋的新人正當紅。

上世紀 80 年代,對于剛改革開放的國人來說,涉外大酒店代表著時髦和潮流。當崔健在馬克西姆西餐廳第一次唱出《一無所有》的時候,王朔已經在長城飯店和影視圈的朋友聊電影改編劇本了。五星酒店在王朔的小說中經常出現,「痞子文學」總掌門就多次表達,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做一名酒店大堂經理——客人在桌旁吃的開心,自己彬彬有禮的站在一旁觀賞。

千禧年之后的年輕人,對于酒店星級已經沒什么太大概念,石康的《奮斗》中,北京城的新「頑主」就不太出入「傳統」大酒店——人們對于「好酒店」的要求與期待變得越來越多元化。

隨之不斷進化的還有掌控酒店的管理系統。從早期的定制 PMS 系統到管理系統信息化,連鎖經濟酒店因其規模化因素,倒逼組織培養 IT 團隊,根據業務進行管理系統的研發,在酒店管理數字化進程中后來居上,反超傳統五星級酒店。

隨著通訊技術、移動互聯網以及物聯網技術的逐漸成熟,酒店行業目前又迎來了一波智能化的浪潮。智能音箱取代電話,成為客房內的操控和服務入口;自動入住機器取代前臺,幫助客人在數秒內完成 Check-in;保潔阿姨肩上的步話機也變成了手機,前臺指令變成了服務 O2O 信息,按需分配提高效率。一切跡象表明,智能化已經從開始的「噱頭」,成為未來酒店的「標配」。

經濟酒店錢袋子

1999 年,趕在美國互聯網泡沫前夕,沈南鵬、季琦、梁建章和范敏聯手創建攜程,僅僅四年后公司就在納斯達克上市,「攜程四君子」一戰成名。2000 年之后參加工作的人們,在火車站或者機場被塞的小卡片大都是攜程的會員卡。在成為中國投資教父之前,覺得商旅市場依然有巨大潛力的沈南鵬,連手季琦在 2002 年創立連鎖經濟酒店品牌如家,2006 年兩人再次在納斯達克敲鐘。

成就了攜程和如家的除了互聯網浪潮,更多可能要歸結于中國兇猛的城市化浪潮和高速騰飛的經濟發展速度,傳統酒店早已滿足不了不斷增長的商旅人群的需求。

2005 年 8 月,第一家漢庭酒店在昆山火車站進行試營業,另一大經濟連鎖酒店集團華住開始了自己的征程。你可能已經猜到了,這家酒店的創始人,依然是季琦。

讓漢庭酒店不同于其競爭對手的,可能是其對酒店 IT 管理系統的執念。2015 年,華住集團上市 5 年后,其 IT 團隊單飛,成為現在的盟廣信息,專攻酒店管理系統。



在中國經濟型聯塑酒店出現之前,PMS 酒店管理系統被幾家老牌軟件公司把持,畢竟,當時除了五星級酒店,小型酒店基本不用管理軟件,紙筆記賬已經夠用,而且也沒有預算購買 PMS 管理軟件。

華住在最開始使用的也是購買的管理軟件,問題是,隨著旗下酒店數量飛速增長,「按件計價」的傳統管理軟件從成本上就已經不符合需求,動輒幾千家的安裝成本已經是天文數字。所以華住、如家等集團都培養了數百人的 IT 團隊為公司打造定制化的內部管理系統,盟廣信息即脫胎于此。

隨著華住集團旗下酒店從幾十家,到幾百家再到幾千家,盟廣信息團隊也不斷從發展壯大的集團業務中「萃取」精華,發展出了針對經濟連鎖酒店、度假村以及公寓等客戶的客房管理系統。

從華住 IT 部到盟廣信息,團隊經歷了酒店從信息化到數字化的轉型過程。盟廣依然在嘗試各種酒店管理的數字化實驗時,智能化浪潮已經不期而至。

客房里的新管家

2018 年 12 月 18 日,杭州西溪區,和阿里園區僅一墻之隔的 FlyZoo Hotel 菲住布渴酒店正式開業,1399 元一晚的價格秒殺大部分五星級酒店。菲住布渴還有另一個名字——阿里無人酒店,酒店從入住到服務都是由機器或者機器人來完成。

客人進入酒店使用刷臉支付辦理入住,通過天貓精靈酒店版,客人可以使用語音自由控制酒店客房內的設施如空調、窗簾以及電視等設施。當然,你也可以通過智能音箱查詢或者叫服務,不過到時候前來遞送的并非酒店服務員,而是呆萌的服務機器人。客人不用動,酒店全自動——這 1399 元值了。

2017 年左右,亞馬遜 Echo 的成功,讓智能音箱成為新風口。當時阿里人工智能實驗室已經有了一個內部創業項目,產品就是后來的天貓精靈智能音箱。天貓精靈酒店業務負責人鄭重告訴極客公園(ID:Geekpark),天貓精靈 X1 推出之后,就有酒店行業的從業者找到阿里求合作。

當時,國內 RCU(酒店客房控制系統)廠商已經開始嘗試將智能音箱以及物聯網設備納入到自己的方案之中,一些智能音箱和智能語音公司的方案也成為 RCU 廠商的選擇。

使用智能音箱作為入口,通過語音控制窗簾和空調,聽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使用起來有很大的問題。智能音箱公司只是為 RCU 廠商提供開放平臺,語料訓練,即讓智能音箱明白用戶的語音指令的工作,需要 RCU 廠商自己來做。由于并非 RCU 廠商的特長,一個指令頂多能建立幾十種說法,意味著只要不符合錄入的輸入,命令就不能執行。比如,「開燈」可以被系統識別,而「幫我把燈打開」這種非命令的「人話」則可能換來智能音箱的沉默。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